输尿管结石

JT叔叔偷偷教151小专题厥阴篇


北京中科白殿风医院 https://jbk.39.net/yiyuanzaixian/bjzkbdfyy/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JT叔叔偷偷教-1.5.1小专题-厥阴篇-伤寒方剂-桂枝汤系列()

小专题:厥阴病:从反转录病毒到遗传性疾病

桂枝汤系:桂枝新加汤,桂枝加芍药汤,小建中汤,黄耆五物汤,黄耆芍药桂枝汤,桂枝加黄耆汤,桂枝芍药知母汤

各位同学。先有一件事情要说对不起。就是上个礼拜,拿来卖给同学的生附子。一包其实一百块就够了,我口误说成一百五,所以,有买的同学请下课去跟助教退钱。一包只要一百块,因为你买一包还要再退五十块回来。还有我看上个礼拜同学买那个干燥剂,有的人贪便宜就一百块就七包买下来。我会觉得你这样子有点浪费,因为,一包干燥剂可以用很久,那其它你放到最后会在家里会潮掉。所以你如果,买得多的话就赶快拿来送人或找什么机会用掉好了。生附子那种药,还是很容易坏的。所以就赶快药材跟干燥剂一起封进乐扣盒里面。不然的话,大概很多药材就会很快霉掉。

同学你也不要怕我,好像每次都在逼你们要囤药,不必,不会的。因为其实,我们需要囤在手边的药,临时要用是很常用的,可是呢,你家门附近的中药行不容易买得到的,那种才需要囤一点。其实需要囤的,大概也只有附子跟生半夏而已。那黄芪如果你要统一标准规格的话,肯定要去买好一点的。在家里边存一点。其它就没什么好囤的药了。因为伤寒论大部的药材都是很便宜的药材,就是非常容易,非常容易入手的药材。没有什么需要挑质量的地方。如果开一个小柴胡汤的话,柴胡坏一点好一点,你根本吃不出来,所以没有关系。

每次上课的第一堂课,可能对很多同学来讲,都是有一点乏味的。因为,教伤寒论,一个一个方子的加减变化,就得这样子教下来,可能对于很多同学来讲这并不是你现在身体迫切需要的,所以你学起来可能会觉得比较闷,比较没有意思,可是医术这个东西,还是要靠第一堂课这种东西慢慢把它练起来。因为我们才刚开始教,同学可能不会,很明显地感觉到,可是可能今天上了课之后,同学就会有一点感觉说,可能两个汤之间的主治是如此不同,可是它的药味可能只是差一味药或者半味药。这样子的差异,从不同的症状到每一个不同的方的药味加减,这种感觉的建立我觉得还是很要紧的。因为,我觉得这些东西都学完一轮之后,可能我们会遇到一些状况,就是看那个人的状况,你随手要创造出一个能够合符那个状况的方子。可是如果你没有这些基本功的话,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个的。所以这个还是很重要的。这个东西同学就尽可能地死背就好了,也不是很需要很用力地去理解。因为伤寒论的方子,你感冒总会用得到嘛,对不对?

我到了最近,越来越不敢漏教哪个方子了。我从前会觉得说,唉呀,反正感冒最常用的就什么桂枝汤、麻黄汤、青龙汤啊,然后这个阳明病,那个大承气汤也不太用到,什么少阴病,哪个方也不太用到,其实我从前常常会为了想要让同学学得不要那么辛苦,所以就会一直想要抽掉哪个方,就说感冒的这个转变的过程,好像抽掉哪个方没有关系,可是其实都有关系。就像我中秋节的时候,跟家人聚餐,有一个远房亲戚家的小宝宝,一个小孩子,他的奶奶就说他感染到什么感冒。因为我已经好像大半年来都没有感冒过,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外面在流行什么感冒。那他们小孩子就什么,一直在那边拉肚子啊,然后烂嘴巴,那个奶奶现在是为了不要让小孩子拉伤,每天在喂那个小孩子,就灌他喝运动饮料,就所谓的电解质饮料。我看到那小孩子,我就觉得,唉哟天哪,这个方我原来还不想教的嘞。可是,那是伤寒论里面的甘草泻心汤症,就是说小孩子肠病毒感染,我当大人当久了已经忘了小孩子会得那种感冒了。就是很多很多的这种加减变化呢,就算沉闷还是要请同学硬K下去。因为第二堂课的回答同学问题的专病专方,我就觉得那个很不长医术,一个方子就是打死了,没有什么长医术的空间。比较重要的是前面。

这些方子如果开到熟练的话。就会自然而然。你现在学这个东西,我自己设定的进度是希望伤寒论的内容能够在4次上课里面教完,就是差不多半年的课,这些东西,我从前是要教三年的。我已经尽可能地在压缩了,相对来讲就对你们虐待比较大。什么方子都很快地讲过去。可是如果这半年你能够消化得了的话,我相信在未来的两三年之中,大概会有可能,对于每一个人来到你面前,他的症状你会比较有感觉。就自然而然会有一个直觉,你要开什么药。这种直觉其实甚至不是一个很用头脑的,而是变成一个身体的反应,就像是,有些小朋友他们很喜欢打电动玩具,什么快打旋风之类的,比如说小方助教好了。如果我跟小方助教说36A,小方助教会觉得中了什么拳?(波动拳),波动拳,对,就是他按那个按钮的按钮,会打出什么招式,对不对?当你只是念出那个按钮的号码的时候,很爱玩电动玩具的小孩就会觉得他已经被什么拳招打到了。到最后这些药的一个药一个药的变化,会变成我们直觉反应的一部分。当然现在是来日方长。

哎,我不敢跟同学讲,说哪个方是不重要的,就像我上个礼拜在讲桂枝汤的第一轮变化,有一些方子的确是有一点少用了。比如说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治感冒的时候并不是那么常用到,可是你说这个方子没有用吗?其实不会没有用,很有用,比如说我这边收到的单子,不止一个单子是同学讲他会胸口绞痛,如果你的胸口绞痛是,冬天容易发作的话,那你胸口开始发闷,你就赶快吃一贴桂枝去芍药汤啊,因为桂枝去芍药汤的主症就是,吹到冷风胸口闷。或者是如果你体质本来就寒的,就用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啊,是不是?所以一开始可能有一些症状跟你自己的状况不是能够兜得到一起,但是日子久了,你就会发现其实每一个方子都有它好用的地方。

对我们现代人的头脑来讲,古方的学习,还是有一点就是头脑上面的不容易接受,因为我们现在的西医学的教育,非常着重于什么病,而不是什么症。所以有的时候我看到同学递来的单子,当然同学递来的单子已经描述得很好了,多半是在描述症状了,可是如果同学给我一个西医说的什么什么病名,其实我不太会开药。我们学古方的话,开药是要抓症状开,不是对病来开的。而这样的开法,老实说以临床的一些报告来讲,的确是有创出不少奇迹。就像桂枝汤本身是一个很温和的药。桂枝加葛根汤,葛根也是极端温和的药。可是,就有中医曾经遇到一个皮肤癌的患者,他有桂枝加葛根汤症,就吃那个桂枝加葛根汤,这种温吞吞的药,皮肤癌就好了。经方是这样子,如果你对到症的话,有的时候可以治的东西是超乎你想象的,所以我不太敢把很多东西说得太死。我觉得真传就是抓主症开药。有时候如果我讲到类似说,哦,西医的什么什么病常常拿这个方子来治,同学千万不要被我那句话打死了。因为很多很多,我没有提到的西医说的什么什么病,如果症状合的时候,你也可以拿这个汤来治。这是基本的观念,我们先晓得一下。

我们一开始讲桂枝汤。不过这个课上到现在我自己都有一点怕,我们到底要上到第几堂才能离开桂枝汤啊?伤寒论个方,我们绕来绕去都还在桂枝汤的世界里面,实在是让人胆战心惊。不过,同学不要怕,因为这些加加减减的地方,等于在帮同学认识不同的药嘛,对不对?加一个药少一个药,我们来认识些药味,日子久了之后,这些药味都已经比较熟悉了,以后的方子就很快了,就觉得好像看到哪几个按钮,就知道是出什么拳了,以后会变快哦,所以现在先不要太恐慌。其实不是在安慰你,是我安慰自己,我自己在恐慌。

伤寒论的方子是这样子,比如说我今天就要讲到,在古方体系里面,桂枝汤照镜子,在镜子的另一面是什么汤?也就是说桂枝汤在太古时代称之为小阳旦汤,既然有小阳旦汤,也就有小阴旦汤。如果你芍药甘草生姜红枣这些药都不变的话,你把桂枝拿掉,换成这个清凉的黄芩,它就叫做小阴旦汤。这是桂枝汤的第一个镜子。古方的世界,这些方剂照镜子的地方会很多。就比如说,我们从前讲到治晕眩的时候,有讲到一个治中焦有痰饮的苓桂术甘汤,既有苓桂术甘汤,就有苓芍术甘汤。这是以桂枝跟芍药作对比的照镜子。就是桂枝汤里头,有桂枝去桂汤,也有桂枝去芍药汤。桂芍可以形成一个相对。姜跟枣有一个相对,黄芪跟柴胡有一个相对。这些方彼此都有照镜子的情况下出现的方。我觉得,蛮能够具有代表性的让我们看到,这个汤只换掉一味药它的药性可以差多少的,就是伤寒论里面叫做黄芩汤,那古代的汤液经法叫做小阴旦汤的这个方子,这个方子在伤寒论里面,是黄芩、芍药、甘草、红枣,没有放生姜。在伤寒论里面是,如果这个病人呕吐很严重的时候,就加生姜跟半夏,因为生姜半夏是一般来讲止呕吐最常用的药,可是在汤液经法里面,生姜直接就放了,一开始就挂上有一点止呕效果的药。那都是可以的。这个姜,你完全没有吐的时候,没有放姜也是可以的。那没有吐的时候放姜的话,也不会过分。这个方子,张仲景的解释说是太少合病。就是太阳跟少阳一起生病。可是这件事情其实对这个方来讲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个方我们不抓六经只看症状而已。总而言之,张仲景要强调的事情就是,当你三阳经,同时病到两条的时候,这个人通常都会拉肚子,只是要讲这件事而已。就是说,因为三阳经都是你的免疫轴,免疫轴用掉一条的时候,你的消化轴能量就已经被抢走一块了;用到两条的时候,你的消化轴能量就被抢到都没有了。所以你的消化机能就会停摆。张仲景一再强调这件事情,只是在告诉我们一件事,当我们感冒,有的时候这个人会上吐下泻,但是上吐下泻却不一定是这个感冒的主症。如果这个人同时病到两条经,那他一定上吐下泻。这样听得懂吗?就是他的消化轴完全没有力气做事情了,所以他就会上吐下泻,这种情况之下,你如果认得出来,你只要把他的感冒医好了,那他的上吐下泻就会好。会带到这个内容的比较会是太阳挂阳明的葛根汤,那个时候你根本不要治他的上吐下泻,你只要开葛根汤就好了。

所以这只是一个理论上面的说法,我们不管,我们今天用黄芩汤,抓的是什么呢?腹绞痛的热痢。等一下同学一路看过去就会发现,如果一个方子里面是芍药比较多,或者是有芍药而没有桂枝,其实多多少少都会治到绞痛。因为芍药这个药如果你单用的话,它就是会让肠子松开来,我们一开始介绍,就是芍药会让构成肠道的平滑肌放松,让静脉管放松,让人体里面的什么什么管都能够放松,然后把血拉回来,这样的一味药。所以,如果这个人是月经痛的话,你用桂枝加芍药汤也可以,你用小建中汤也可以,或者就用芍药跟甘草的芍药甘草汤也可以,你懂吗?发现有绞痛的感觉,你就芍药多丢点就对了。这个学习一开始很严谨,但到时候你开药会很乱,会变成随便丢,大概是这样一个路数,你看久了就会很熟了。肚子在绞痛的时候,它当然会要用到芍药,同学还记不记得,上个礼拜我们讲过,葛根黄芩黄连汤?我说葛根芩连汤是这里(指后颈)吹到风,水气被打断一下,这个人就热痢,就是拉的大便比较偏热。那时候下课有同学来问说,如果拉得不太热呢?其实拉得不太热的话,你用桂枝加葛根汤,葛根放多一点就可以拽回去了,不一定要用到黄芩黄连那种寒凉的药。这个会以芍药为主轴,把桂枝拿掉之后,芍药的力道会变得非常地突显,会用到芍药独大的方剂,通常会有腹绞痛的状况。当然苓芍术甘不是,苓芍术甘是胃,胃闷痛,那个是水拉不下,要芍药把这个闷在里面的水扯下来。那是另外一路哦。就是苓芍术甘推演出去就是真武汤,那一路现在还没有教。这个用到黄芩来代替桂枝,那一定大便是偏烫的。跟上次的葛根芩连汤相比,这两个汤症的大便的烫度是差不多的,都是拉稀的。可是葛根芩连汤的肚子痛,就是不爽不爽那种痛,就是我肚子不舒服。能不能叫做痛还难讲。可是这一种的呢,就是肚绞痛得非常厉害。有的时候伴随着呕吐。如果是这样的一种肚子痛,很多人第一个反应是,我食物中毒了。我是不是吃了什么坏掉的便当?这个时候你就要稍微去揣摩一下,如果是食物中毒,通常会在你吃下那个便当的半个钟头内就发作。如果是感冒来的,那跟你吃饭时间没有关系。再退一步来讲,就算你食物中毒拉肚子,如果有肚子绞痛的话,你吃这个汤也不会吃坏,黄芩也是有点消毒的作用。如果确定是食物中毒的话,加一点五苓散效果会比较好,就排毒比较快。如果要说脉像,黄芩汤的脉像很明显的把到他的右关脉,其实左右关都可能会有,应该以右关为主吧。右手关那个脾胃脉,是一坨很用力地“啵、啵、啵”跳上来,你会觉得脾胃脉,那一坨非常的汹涌,因为肚子有热又绞在那里。这个方子开下去之后,桂枝汤因为有桂枝外开的力道,跟,芍药内拉的力道刚好平衡了,所以你喝桂枝汤,不会觉得这个方剂往里面拉。可是,如果是肚子痛,黄芩这个药,比桂枝是好讲话太多了。在各种寒凉药里面,黄芩是有名的三从四德药。别的药让它往哪里走,它就往哪里走,它没有什么自主性的。所以有些医家就喜欢说黄芩有三偶,就是黄芩这个女人有三个配偶,有三个老公。加了柴胡就往哪边走,加了什么就往哪边走,跟着葛根就往哪边走。你知道吗,这个黄芩这个人真是,超级嫁鸡随鸡的药。所以吃了芍药、甘草、红枣再加黄芩的黄芩汤,黄芩的药性一下子整个拉到肚子里面去,完全没有桂枝汤往外开的那个样子,立刻就肚子松开,然后黄芩那淡淡的寒气就被拉进去。喝下这个汤之后,你把那个人的脉,他那个“笃、笃、笃”的脉,差不多在5分钟之内就“咻——”像泄了气的皮球平下来,很帅!立刻寒凉药就被芍药拉进去。所以这个汤在教学上,可以知道所谓的桂芍相对的这种药,对不对?你胸口闷,把芍药拿掉,桂枝就帮你撑开;肚子绞痛,把桂枝拿掉,就,“哗”整个去松开你的肚子。那个药的走向会非常明显。在处理经方的时候,我们会非常在意这一味药跟那一味药的相互作用。一般后代方帮人把脉的中医,可能开药的时候,就会说,哦你心火旺所以加点黄连,然后你什么胃火旺加点石膏,或者你的肾虚啊,再加一点地黄、巴戟天之类的。在后世方的开法里面,并没有那么强烈地在考虑,药跟药的彼此的作用,要处理药跟药彼此的作用,还是必须从古方这边才能够处理。这些东西如果学过一轮的话,我觉得学中医的基础会比较扎实。跳掉这个是很可惜。而且最要紧的一件事就是,医病呵,是六经传变最优先。这个病人一身的病,如果能够找到伤寒论里面六经病的主症框开药的话,那一定是会最有效的。当然也有很多人,他的病找不到六经病的主症框,那就要找伤寒杂病论里面的杂病的部分,如果杂病的主症框都没有,那才把把脉,看你体质如何我们开药来调体质,这是有一个顺位的。第一顺位的事情就是抓到六经病的主症框,很多病你如果抓到六经病的主症框开药,那个药的效果,比那种把脉看体质如何开药的效果,可能有差到60倍左右吧。这并不是夸张的话,因为如果是一般调体质开药的,每天一帖药,也要喝差不多两个月才会有一点感觉,就体质慢慢调嘛。可是伤寒论的,如果你抓得到六经病的主症框,一帖药下去一天之内就会有感觉不一样。所以这个一天抵60天呐,那还是吃伤寒论的药比较省对不对?所以呢,这个地方主症框你就记。如果这个人呕吐得很严重呢,里面就加生姜再加半夏。桂枝汤里面桂枝三两,黄芩汤黄芩也是三两,因为照镜子嘛,所以不用背。平常你桂枝放多重,黄芩就放多重,就是三三二三三,差不多。枣子的话,我们算颗嘛,我们之前换算东西,同学应该没有太大疑问嘛。如果我要开小碗一点,喝一次就好的,桂枝放三钱,大枣就放四颗就好,古方的话是要分三碗喝三次的,所以大枣要放1颗,但是呢黄芩汤力道很够了,通常你三钱三钱这样开一碗就打好了,就不用到第二碗了,不用再浪费了。至于呕吐,就加半夏,主要是生姜半夏这组药,代表性的就是生姜半夏两味药的方子,就是小半夏汤,那是杂病里面的。很多人会呕吐是因为胃里头有一兜冷水。我这样说是因为,如果要讲到痰饮病跟晕眩病,像苓桂术甘汤的痰水,比较好像在胃的组织里,胃壁里面。但是生姜半夏在治的那个痰水,比较偏是胃里面,胃囊里面有一兜水,那种感觉的水。不过没关系,因为通常在治伤寒的时候,比起呕吐要单纯了,通常有吐的时候,就加一点半夏加一点生姜。现在有一个我觉得蛮讨厌的问题,就是半夏要加多少?如果是伤寒论里头,它说半夏要加多少啊,半升对不对?就是cc的容量。可是伤寒论,这个cc的容量是三碗的份了。如果你只煮一碗的话,你就只要加33CC的容量,用量杯量就可以。现在的问题是,半夏要在市面上的中药房买的话,通常那个半夏是炮制过的。而,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情就是,伤寒论里面,有很多用半夏用得非常有效的方子,到了今天药效都大不如从前。是因为,近代,就是这几百年,我们中国人半夏都习惯是经过炮制。半夏要炮制这个想法,有它正确的地方。因为,半夏这个药,如果是一颗生半夏,你放到嘴巴里头,那个痛度很难想象。它的药性是你刚舔觉得好像滑滑的,好像舔到一块肥皂,一点点碱性的味道,不觉得很厉害,过了一下之后,你的舌头里面会好像被钉子钉穿一样的痛。然后再过一下,整个声带会烂到三天大概不能讲话。就是一颗生半夏你含一下下,就这么厉害。中国人觉得它很恐怖,所以要炮制。可是在张仲景时代,半夏顶多就是用水洗过。你如果有生半夏,它比较毒的地方是外面那层滑滑的粘液。你就拿个筛子,放到热水里面,像日本人涮面条一样,涮个几下,捞起来,然后就可以煮。因为半夏这个东西,它虽然生的那个力道是这么可怕,可是它只要跟生姜煮在一起,它的毒会被解得很干净,甚至不必煮很久。像小半夏汤,或者小柴胡汤,里面就有很足够的生姜,所以那种的话,你就生半夏买来,直接槌碎了,就是拿个塑料袋,拿个榔头,这样槌一槌,把它槌破就丢进去煮。有生姜的方子,生半夏直接槌碎下去煮很安全。如果是没有生姜的方子,生半夏槌碎了,你要不要用热水涮?你如果懒的话不用涮,就丢进去,然后,切两片姜丢进去,就好了。那两片姜不算药性,算解毒用的,这样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强调这件事情呢,因为我们中国人,尤其是我们南方人,炮制药材是非常的喜欢台语说的(费工夫)。,半夏的炮制,也是以闻名的。我们从前当学生的时候,去参观胜昌药厂,他就来向我们炫耀他们半夏炮制得有多好。他们那边是用水泥做成长条的水槽,里面放满了生半夏,有一个水龙头开在那边,是流动的水。就让生半夏泡在流动的水里面,把它这个有毒性的成份洗掉。那洗多久呢?30天。我的老天爷,你再好的茶叶泡到第几泡也就没有味道了。你生半夏泡30天,而且是长流水,这样子剩下药性到底还有多少呢?是八十分之一还是二百分之一?你泡茶就知道不能这样泡吧?三十天换算成茶叶的话那有九十泡吧?对不对?如果你的茶叶泡到九十泡,这个茶味还有多少呢?这不是做那个什么同类疗法,我不取成分,只取能量。所以,这样子的话,就糟糕了。

半夏的药性,神农本草经说它的药性是通阴阳。这个半夏,因为以后常常会遇到,所以我今天不用把它的药性讲到透。通阴阳的定义是什么呢?比如说黄帝内经里面有一个半夏秫米汤。就是半夏跟小米煮一煮喝下去。那是治失眠的方子。为什么半夏跟小米煮一煮治失眠呢?其实生半夏是非常极剧烈地自律神经切换剂。它可以把你从交感神经紧张状态硬切到副交感神经去。这样子的话那个人一下子就会松掉,然后会睡着。当然,还要加一点小米来护肠胃,因为半夏太烈了,那黄帝内经里面也是用制半夏,不是用生半夏。另外半夏如果用在咳嗽的方子,它的妙处是什么呢?它那个通阴阳,有点像是哆啦A梦的任意门。比如说小青龙汤好了。你的肺里头都是痰水,你用了有半夏的小青龙汤下去之后,这肺里面的痰就消失了,然后它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在你的膀胱里面了。这个半夏好像消失的魔球,就像你舔半夏,你觉得,嗯,没什么味道,到舌头里面爆痛出来让喉咙烂掉,那中间那一段到哪里去了?不知道。知道吗?就是这种很奇怪的东西。我们采取它的时候是这个天气,从最热到转冷的夏天的一半采取,就是从阳转阴的那个转折点采的一味药。所以就是这样怪怪的一个药。我们这边知道它止呕就好了。这个呕吐也关系到一点自律神经,也可以说它给人类的讯息好像是这样子,就是人体是活的是阳,食物是死的是阴。你东西吃不进去的时候,加一点半夏它让你的阳跟阴能够通一通你就吃得下去。但这些都太玄学了,不用太在意,我们看主症开药就好了。五年之前,制半夏很贵,生半夏很便宜。这个想也知道嘛,对不对?一个药这样挖起来就用,半夏是杂草,是害草,农田里面是挖起来丢掉了。那时候,挖起来就可以拿来用的害草,是很便宜的对不对?你在水里头这样长流水,流它一个月,那就变得很昂贵了。可是现在行情完全颠倒了。现在制半夏不是很贵,生半夏涨到很贵。从前我买生半夏两百块一斤,现在八百块一斤。很可怕。到底它这个物以稀为贵在哪里我都不知道,因为这不是害草嘛,你自己家门口水沟边你要种都长得出来啊。所以,很奇怪。现在的问题就是,大部分的药房是只有制半夏,没有生半夏的。所以你要开仲景方的时候,半夏药效就很难拿捏了。到底要加几倍,对不对?九十泡的茶叶到底要加几倍,才有原片的味道?这很难拿捏吧。所以我就说,抢也要自己备生半夏哦。这个,没办法。因为,实在是制半夏不好用,有它难用的地方。我觉得半夏炮制以后,张仲景的方剂里面,我个人认为受伤最重的方就是小青龙汤。如果你是用生半夏照那个比例喝下去。因为小青龙汤是肺里面都是冷痰的咳嗽,你吃了张仲景的小青龙汤,肺里面的伤寒,就是感冒的邪气,跟冷痰就一起到膀胱然后尿出去。你觉得很舒服,在这个病好的过程你是很轻松的,就是尿解。可是如果半夏放得不够,小青龙汤就变成汗解,变成麻黄汤的药性去了。如果你肺里面是一兜冷痰,冷痰把邪气吸住,你流汗又有什么用呢?邪气不在那里嘛,那汗解之后,人就会虚掉,虚掉之后,就副作用一大堆。所以现在医生开小青龙汤就很龟毛。感冒刚开始是不要开,然后开了之后吃一点点就要马上换方,就变得很麻烦。如果是用生半夏的话。所有的副作用80%都不必发生。这是药材炮制造成的一个蛮不可爱的事情。我不确定现在迪化街批发商半夏一斤是还是了,因为最近还一直在涨,很可怕。如果同学要囤一点半夏的话,就跟帮你们囤货的跑腿助教去登记一下。一斤把它分包成4包。如果是块一斤,就一包卖你好了。买来之后分包了就在下礼拜给同学,同学自己去登录记一下。那大约是这个价位的范围。这个药得自己囤,不然的话,临时开仲景方哦,超不顺手。

再来,有一个方子叫做桂枝新加汤。这个汤有两个不同的版本。在宋本伤寒,芍药加到比较多,我忘了加到五两还是六两。反正芍药有加倍。可是在桂林本,是不放芍药,芍药拔掉。其实无论是去芍药还是加芍药,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先看桂林本的去芍药汤,它在做什么?这个汤它治:发汗后,脉沉迟,身疼痛。这是什么状态呢?张仲景会讲发汗,通常是用了麻黄剂,让你出大汗,桂枝汤比较解肌,就是把肉里面的邪气推出来,还不到发汗。一个人如果感冒本来他的脉是浮紧的,可是你用了麻黄汤发了一身大汗之后,变成说发得太凶了,这个人他的肉表面一层的元气也一起发掉了,所以他的脉就变成浮中沉,上面一半没了,就是上面一半的脉没有了,只剩下面一半了,脉是塌塌的,本来感冒是浮的脉,现在脉是塌塌的,沉在底下;这个时候,他的感觉是全身酸痛,这个酸痛是怎么来的,中医的观点总觉得人的元气要运行,是需要靠水气来传导的。如果要我讲得比较…说起来也是没根据,比如一个练功夫的人,如果要发一个掌风好了,据说气这个东西,是需要靠人体里的水,里面的氢离子当作媒介来传导,当然这个话,在中医也不用这样讲,总而言之,人体里面的水气,什么葛根吶,什么在转的那个水气,是人的气要能够传导很重要的触媒。可是你发了一场大汗之后,肉里面的水都被发掉了,肉里没有水,会怎么样呢?就会气不通,是什么样的气不通?我们说主轴的经脉,粗的叫脉,细的叫经,就是奇经叫做八脉,那个比较宽;正经十二经,经上分岔出去的,就是这条经跟另外一条经沟通用的,叫做络;络再分岔出去的叫做孙络,就是更次一级的络。那这个症状,脉沉迟,身疼痛,是孙络不通。因为你的人体水气没有了,所以这些细微的气都已经卡到了,就会全身酸痛。在桂枝汤里面,先把芍药去掉,因为桂枝汤它的往外推的力道是桂枝,往内拉是芍药,这个东西它有一定的载重量的。比如说上次教的桂枝加附子汤,附子这个药本身就是走很快的药,它没有重量的。所以并没有桂枝的载重量的问题。可是如果是,虚劳篇里面的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就是桂枝汤里面再加龙骨三钱,牡蛎三钱;其实龙骨三钱,牡蛎三钱就到桂枝的载重量的极限了。如果你再要多加一些什么药,那个汤就垮掉了,就是桂枝载不动,因为龙骨牡蛎比较重。相对来讲,补药里头人参白术比较跑得慢,一旦加了人参,最好芍药就要去掉,不然的话,桂枝就带不动人参了。可是我说人参白术跑得慢,其实也这个说法也不好。因为白术是另外一路的问题,白术的交互作用很明显的是跟麻黄跟附子。麻黄大发汗的那种方子,加一点白术或者加一点苍术,就变成不太发汗了,就是白术会打麻黄。另外就是白术会打附子,一个方里面,如果附子没有比白术多,那个附子的力道到不了下焦,白术会把它拦在中焦,这些以后会学到,今天也不用急。

人参在伤寒论里面是干什么的?这你要听清楚了。我们今天用的人参又不是张仲景用的人参,张仲景的方剂如果开了人参,它的功用都是用来补津液的,比较不是补气。张仲景要补气的时候是用炙甘草,用人参的时候比较是在补水。因为这个人他孙络已经不通了,水气已经受伤了,所以加了人参补津液,然后加生姜加到四两,你加到五两六两都可以,在桂枝汤结构里面,生姜是把药性从主轴脉管推到次级脉管去的,它就可以把人参提供的水气,推到孙络上面去。可是今天的人参其实已经不太具有张仲景那个时代的人参的药性,这是有一点麻烦的。张仲景时代的人参用的是中原参,那中原参它很补气很补津液,而且它的药性是,微微地凉,不热的。中原参到后来就绝种了,因为中原地带,强盗很多,哪个村子在产参,就一天到晚被抢。所以抢到那些人受不了了,就说不种了,免得惹祸上身。所以因为强盗的关系,中原参绝种。那中原参绝种之后就变成去用东北参了,吉林参、高丽参,那就麻烦了。因为生长在这么高纬度的地方的参药性非常地热,完全不补津液。从前有同学问说他拿人参泡水喝喝好不好的问题,我就觉得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你喝的是什么参。因为,现在如果你们去什么韩国观光买回来的参,白参也还好,就,韩国的白晒参,还有一点当年的中原参的调调,可是韩国的红参,以经方来讲已经几乎是不能用了。韩国的红参,你如果含一片在嘴巴里面会口干舌燥,然后整个人被束到。古时候张仲景用参,是可以跟什么桂枝汤用在一起的。可是今天的高丽参,它会把人的气束住,吉林参也会,尤其是红参类的,束得这些药全部都走不动了。张仲景那个时候的参很轻巧,现在的参变得很浓很重,而且很燥热。简单来讲,吃进去以后就一团火逼在这边,然后就散不开,就补不进去乱上火。那现在的东北参你说能够补津液吗?我觉得不行。顶好的东北参,是你完全气虚到要死掉的时候,救虚脱可以用的;可是,要用在经方里面的话,超难用。所以现在的红参类全部out,要用经方的话,你不能用红参。科学中药的理中汤,用的已经是顶烂的红参了,都不行。如果你用比较不是参的那种假参,就叫它党参,国民党的党。党参有些补气的效果,但是比起当年的中原参,以临床的估计,补气的效果大概只有一半左右,可是它比人参便宜几十倍耶。所以,大不了多放一点。党参虽然补气的效果有真的人参的一半,可是它补水的效果不高,就是它能够补气却不太补水。所以又要补气又要补水的参是什么呢,花旗参,就是粉光参、西洋参,那个又补气又补水。可是花旗参(粉光参),也有它不好用的地方。进口的西洋参,有些厂商进口的,它是微微的寒。那个微微地寒,很合乎张仲景用药的路数,很好用。但是大部分的西洋参,是非常寒,虽然补气又补水,但是它是整个凉掉的。我们说脾胃太虚寒要用理中汤,人参、干姜、白术、炙甘草这个理中汤,你用现在随便买到的西洋参,如果是真货的话,本来理中汤里面干姜是很暖的,如果是用党参配理中汤,吃的话会觉得肚子在暖,又舒服。可是你用西洋参配理中汤的话,吃下去,不会暖,完全凉飕飕的,整个干姜的热性打不过西洋参的寒性,就是会变成这样子。而且西洋参也蛮贵的所以取巧的话,比如说一帖折算一碗,它说人参三钱,你就党参给它下六钱,就是补气效果只有一半,那加倍就好了。其实党参我觉得蛮好用的啦,因为,上次有一个同学问我,我配生脉散该用党参还是用粉光参?我就说,用党参跟用粉光参,它的补气的效果差一倍,可是价钱差不止一倍。这样子的话,好像还是烂的吃多一点比较划算。如果你要补到一点津液,如果你里面加了党参六钱,那你里面再掺一钱的栝蒌根,就可以把它转成补水的效果。但,这样偷工啊,好像在做假药一样。。有些方子你可以大胆的用西洋参,比如说,本来就是要它寒的方子。比如说白虎加人参汤,那你就加嘛,本来就是要这个方子凉的。可是,像理中汤你用西洋参就没什么力道,那这里用党参补气是可以,补水不太够。那生姜多一点,把它逼出来,这个比例调一调。所以就桂枝什么去芍、加芍。

加芍药的版本是这样子,宋本伤寒论是用加芍药的版本。意义比较是用在这个症状出现在他大失血之后。比如说产后伤风,常常会脉沉迟,身疼痛,全身有一点纠紧的感觉,那个时候已经是血虚到要抽筋了。芍药是比较养血的,所以这个时候是加芍药。所以,你刚刚月经才出了很大量的血,或者是产后大失血,那个时候感冒如果挂到这个症状上面,那就用加芍药的版本,就是芍药还加一些量。至于芍药加多少比较适当,等一下看桂枝加芍药汤跟黄芪建中汤那些方子,可能会比较有一个理解。因为芍药加多的人会容易拉肚子,所以也是有一点讨厌。

那么,一个孙络不通的身疼痛,那你想说,唉呀,我们现在学中医,开方也会很小心麻黄汤也不会乱开,说不定没有机会遇到。我觉得其实这个方子,还是有机会用得到的。比如说,有一个助教曾经问我说,诶,如果我是打篮球出了全身大汗,然后回家全身酸痛,可不可用这个方?其实可以。因为你运动的时候,如果出了大汗,然后全身酸痛,我们今天会说酸痛身体里面的什么酸的什么代谢不掉,乳酸还是什么酸啊,对。但是如果以中医的角度来讲的话,如果你的孙络能够通畅,什么乳酸之类的东西就会很容易代谢掉了。就是,气能够流通的话,这个代谢就会做得比较好,就不容易酸痛。所以你如果是运动后出大汗,然后身体酸痛,其实这个方很好用。如果你真的是做那种剧烈劳动,比如说,今天你类似搬家之类的,搬了很多的重东西,搬到你手好像握都握不住筷了,那个时候还可以加一点药来帮它。如果你桂枝算开三钱的那一碗里面,可以加一钱乳香,一钱没药,就是活血止痛的药。如果你开药要煮到乳香没药的话,你最好去找一个你用坏的、不会心痛的烂锅子,因为乳香没药是树脂类,它溶了之后会粑锅,粑了锅之后很难洗,所以你要找一个用坏不心痛的锅来煮药。那,黄芪再给他补点气也不错,加个三钱吧;仙鹤草是消除疲劳很有效,可以加个六钱;仙鹤草搭了红糖效果会比较翻上来,所以你再加一调羹的红糖下去。这样子就是一个消除肌肉疲劳很好用的方子哦。所以就姑且给大家。其实是教了一些好像没什么大用的方子,所以随便硬给它加一点附加价值。其实这种事情,这方子你真的会用吗?我觉得人不是应该物以类聚吗啊?就像我这种植物人教的课,同学会是运动狂吗?很难说哦。

(我现在这边有红参、有高丽参的话,那个参可以怎么用呢?)红参,几乎所有的经方你都不能用。如果你开在补药里面,会很容易搞到血压高到你降不下来。有一些方可以用红参。比如说,傅青主派的一些补药的药丸,那个还可以用红参配进去。其实红参最好用的时候,是跟鼯鼠大便,那个五灵脂一起用。那个是超好用。五灵脂我之前讲过,飞鼠的大便。很多人听到就露出那种很恶心的表情。那莹莹回家就要抗议,她说我们山地人是把那当圣物崇拜的。那么看不起这个动物哦。鼯鼠大便那个五灵脂跟红参一比一打粉做药丸,是治胃溃疡的超级特效药,红参用在这个地方最让人觉得有价值。又露出为难的表情……那好有效,就是治胃溃疡超有效的。

(老师你刚才说肌肉酸痛的话可以加党参对不对?那如果运动过后不是出大汗,可是还是有肌肉酸痛)。不会出大汗的是哪一种运动?(就本身比较不流汗的)基本上是可以用的。游泳还是很会出汗的,只是你感觉不到而已。(党参也有很多种的品质……)哦,其实最贵的党参都已经比最便宜的人参要便宜了。当然,党参也有好的,但是不必那么挑了。因为,在张仲景的开药系统里面那个参不是那么的要紧。人参的价钱,人参的伟大是被近代的中药界拱到很高。可是在古方界,好像没有那么看重。现代的人用人参去救虚脱的那种情况,古方比较用附子。

(老师刚才你讲到锅子……)

我想想看哦,一般来讲的话,有些中药材是不能碰铁器的,比如说地黄啦,或者何首乌啦。可是这些不能碰铁器的药,在药局切片的时候全部用铁刀切过了。所以这个禁忌已经有人帮我们先破了。所以你就算了吧。就用不锈钢锅随便煮一煮就好了。当然,你要讲究的话,用煲药的沙锅、陶锅。但是实际上,现在一般的药,我觉得用不锈钢都还算安全,没有太凶猛的问题。而且经方,药很粗,不是那么怕折磨的大概都还可以。有人不太喜欢用铝锅,其实我炖药,用铝锅就用铝锅了,也不觉得药效有差到哪里去。我一直有一个印象,有些人是强调不要用铜锅。铜的锅子。你家里也没有嘛。

(生问:…刚才那个黄芩汤讲那个生半夏,有没有讲到那个量?)量,刚刚有讲啊。古书上写半升,就是cc的容量。就一个「养乐多」瓶子装满就是cc(老师,那生半夏是草。)是一颗一颗的,是草的根,圆圆的。(cc的水混合之后的cc吗?)不用,不用,用那一颗一颗的装它差不多cc就可以了。(装到公克就可以了吗?)cc(cc)嗯容量,不算重量。当然你如果是开我们乘0.11的,你就只要装30cc的容量就好。不用到啊。

那这个桂枝加芍药汤,就是桂枝汤里面芍药加到六两。如果以现代人的体质呵,芍药的比例加到这个地方,很多人吃了会拉肚子。生白芍的话,十人吃了九个人会拉。炒白芍的话,十个人吃了,还是有五个人会拉,现代人肠胃比较寒一点。如果芍药加到这个比例,比如说一碗汤,如果你桂枝放三钱,芍药放六钱的话哦,你要稍微拗究一下。稍微再加个暖脾胃的干姜,加个一钱,然后,白豆蔻加个0.5到1钱。这样子会比较安心。因为现代人肠胃比较寒,这个加法以后你开到什么建中汤那种芍药比较重的方剂都可以稍微加一点。不然的话,很多人吃了就一直拉一直拉。

桂枝汤里头如果把芍药拿掉,这个桂枝汤就往外撑,如果你把芍药加倍呢?那整个桂枝汤的作用范围,就从作用在你的全身这个轮廓,压到作用在这个地方(指中焦),就是它整个方都被压低,压进去。那压进去是治什么呢?桂枝加芍药汤本来的主治是治这个太阴病。我们现在才讲到太阳篇的第一个方,太阳、阳明、少阳,然后是太阴、少阴,足太阴脾经的病一开始的时候是用桂枝加芍药汤。实际上在感冒的时候,从太阳陷到太阴不一定会有那么敏锐的感受。因为它的汤症并没有那么夸张。它就是,肚子一阵一阵地隐隐作痛,闷闷地痛。这种时候,桂枝汤也不用出来了,这时候脉也不会是浮的了,都是沉塌塌的脉了。那就是,让桂枝汤的药性,在这个区块作用,好像帮你的肚子活活血,做做运动这样的感觉。如果说一阵一阵地肚子闷痛,有的时候是这个人的胰脏可能有一点慢性的发炎,我不敢说急性,因为急性的胰脏炎是按照另外一个方叫延年半夏汤,不是张仲景的方。慢性的胰脏炎,或者是,西医整个检查觉得说你没有什么哪里在发炎或者感染,可是这个人就觉得他肚子一直是有一阵没有一阵地在闷痛,这样的感觉以伤寒论的框架来讲,就很可能是一种感冒,一种肠胃型的感冒,已经陷到太阴去了。这是太阴病非常不明显的一个症状,或者是小腹隐隐作痛,因为重芍药剂一定有松开肚子的效果。所以也有人月经痛吃这个汤。月经痛可以吃的汤太多了,芍药甘草汤也可以吃,小建中汤也可以吃,这个汤也可以吃,反正芍药多一点就会松开嘛。对不对?因为绞痛的对芍药就有效。这里只是在跟同学介绍一下这个方剂的走法。这个方剂除了治疗这种一阵一阵地肚子闷痛,隐隐作痛之外,其实,常常在伤寒论是被人家遗忘的一个方。

视频:




转载请注明:http://www.shuniaoguanjieshi.com/ssyy/6574.html


当前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