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尿管结石

在最前线,周口这个医生两次护送重症患者


“右肾N12×10mm,输尿管末端6mm×2mm,扁长结石,左肾N10mm”,这是一个写在卫生纸上的泌尿系超声检查,医院呼吸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凌耿飞的。

此次疫情发生前,35岁的凌耿医院进行帮扶工作。周口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后,医院紧急召回,并作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救治第一梯队的成员,于1月21日进医院,参与救治确诊患者。至2月5日,医院转送重症患者,一次回本院做超声检查外,他还没有离开过。转运传染病重症患者是一项很大的挑战,对急救车、转运人员、转运环境等都有很高的要求,特别考验随车医生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第一例是2月2日转运的,患者存在呼吸衰竭、明显喘息状态。还好,两个小时的转运安全顺畅。”凌耿飞回忆,“第二例要凶险的多。这是2月3医院转诊上来的一个重症患者,年龄大,血糖高,既往有慢性肺病基础和慢性心脏病基础,还曾经做过心脏冠脉搭桥手术,身体基础条件太差,治疗难度极大。2月4日晚,患者生命体征出现不稳定,血氧饱和度下降到60%,在五医院感染科主任董宇,医院领导汇报病情,并请示尽快给予有创机械通气。医院的院长于彦章、副院长吕燕平、医务科科长毛国璋、呼吸重症医学科主任闫登峰、主治医师姜树志第一时间赶到连同五院专家进行会诊,决定给予有创操作,最终让患者病情得到很大改善,为下一步救治争取了时间和机会。2月5日,考虑到患者依然处于重症状态,我们决医院。因为患者喘息明显,无创呼吸机耐受程度不太理想,我们在负压救护车上还配备了储氧面罩、便携式有创呼吸机。考虑到在救护车上要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应对可能发生的危急情况,我们就提前安装好插管用的喉镜和管子,做好了充足准备。因为护目镜里起雾影响视线,转运的两个小时里,我的眼睛睁得很大,流着泪盯着监护仪,时不时叫醒患者,询问感受,最终顺医院。过程真的很紧张。”

对待患者,凌耿飞高度负责、尽心尽力。但对待自己,他就有点不负责任了。1月29日大年初五上午,凌耿飞结束24小时值班正准备洗澡时,突然感觉右边腹部疼痛,有尿频尿急的感觉,去卫生间小便发现是血尿。“当时我给自己的诊断是输尿管结石。”凌耿飞匆匆洗了澡,赶紧狂喝水,然后忍着能疼出一身汗的疼痛感觉,开始使劲跳。“我当时想的就是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倒下,特别是不能被这样的小毛病打倒。”凌耿飞笑着说,他就这样喝水、蹦跳、尿血了一个白天,肚子不疼了,也不尿血了……但第二天,尿频尿急的情况依然存在,他就抽空继续喝水、蹦跳。到了第三天,情况还是没有缓解,凌耿飞就抽空回到本院做了一个泌尿系超声检查,确定是一个6mmx2mm的结石,已经掉到输尿管末端。“当时我还在值班,医院做的,没有时间等正式的检查报告,超声科医生李娜就随手把检查结果写在擦耦合剂的卫生纸上递给了我。”凌耿飞说。一看结石已经到了输尿管末端,他也就不再担心,去买了盒扩张输尿管的药,吃了一粒,继续喝水、蹦跳……最终,他硬是把这个困扰他三天的石头给“蹦”了出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上一线没有让凌耿飞害怕,反而让他觉得兴奋和骄傲。面对一位亲戚“医院就你一个医生吗”的反问时,凌耿飞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第一,医院有很多能够胜任的医生,但把我列入第一梯队,医院对我工作的肯定,我应该骄傲。第二,我是呼吸危重症医学科的医生,病毒主要针对的就是呼吸系统,我的专业最对口,我义不容辞。第三,我是一名年轻的男性,冲锋陷阵理当奋不顾身。”

所以,有此心态的凌耿飞在看到很多医务人员前去支援武汉的新闻时,立刻就在科室


转载请注明:http://www.shuniaoguanjieshi.com/ssys/4559.html


当前时间: